• 美文精選網(www.sailfishresorts.com),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!
    我要投稿
    當前位置: >主題美文 >故鄉美文 > 正文

    陳愛君散文| 老家 棗樹

    網友推薦的空間作者:網友推薦 [我的文集]   在會員中心“我的主頁”查看我的最新動態   我要投稿
    來源:美文精選網 時間:2020-05-09 18:40 閱讀:次    作品點評
     作者簡介: 陳愛君,江西玉山人。中學物理教師,散文、詩歌愛好者。有不同的散文、詩歌散見于《西部文學》、巜錢江晚報》、《讀者》、《早六點半》、巜綠風》、《情詩閣》等報刊、雜志及網絡平臺。
     
     
      這個中秋,沒有回老家和爸爸媽媽一起過節。因為九十高齡的丈母娘在我家,挪不開身。
     
       趁周末沒什么事,回一趟老家,算是給節補上。車子停在大哥的門前,徑直走入大哥的屋內,叫了兩聲,沒有聽到應答。就從側門走岀,沿著石階走向我那曾經居住的那幢老屋。
     
       其實老家的老屋,只剩西頭一角了,沒有人居住,只供母親養雞鴨之用。其余的老屋都被小弟給拆了,且蓋上了漂亮的新房,爸媽就住在這幢新房子里。
     
      大哥是買了四爺的老房,拆后建起了別墅。這樣,大哥的別墅和小弟的樓房,就構成了一個象極了的“廠"字。新房在“廠"字的一橫處,別墅就在“廠"字的一撇處。
     
      別墅和新房只有三米不到的距離,中間隔著一個水池。水池的位置幾乎與大哥別墅的二樓齊平。水池里的水,原來都是從后山用塑料管引來的天然水,現在都改用村里送來的自來水了。水池的東邊,就是那條有十三個臺階的水泥路。
     
       臺階盡頭的拐角處,長著一棵有四十多年樹齡的棗樹,母親就經常在這水池邊的棗樹下洗衣服。若是夏天,棗樹象一把巨大的遮陽傘,人在樹下,確實會涼爽很多。
     
      說起這棵棗樹,勾起了我對塵封舊事的顧往,似乎看到了自己在歲月的那一端迎面走來。
     
       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在我們老家,人均不足二分田,家里確實經常揭不開鍋。我們那輩人,真的是,經常偷吃別人地里的紅薯、玉米、棗子等東西的。都說秋分到來棗兒熟,可在當時,我們村里幾乎看不到成熟的棗子。
     
        因為棗子還未成熟時,就早早地被我們那幫窮孩子,給偷填肚子了。有時偷棗子時,若是被棗家發現了,幸運時,能順利逃脫。要是晦氣時,被抓住了,難免會遭受一陣毒打毒罵。但最難接受的是,挨打挨罵后,還要被扭送到家,承受爸媽更加沉重的懲罰。
     
       因此每當我一捉摸到過去的這些記憶時,總覺得自己站在生命的回望中,縫補著一段走逝而又難忘的日月。
     
       記得四十多年前的正月,不知父親是從哪兒挖來了一株棗苗。棗苗只有小手指那么粗,高不過一米,枝丫不多,也很短。全身都是紫紅色的,光溜溜的,沒有一片葉子。是我和大哥一起,把它栽在這石階旁。因為當時,這石階路還沒有現在這么寬,也還沒有澆鑄水泥地。石階旁就是十幾平米大小的菜地,菜地還用竹籬笆圍著。
     
       隨著季節的變幻,里面會種上不同品種的蔬菜。即便是栽了這株棗樹后,菜還依然種著,但菜和棗樹享受的待遇就有所不同。比如,當我們給棗樹澆水時,就從來未給樹旁的蔬菜澆過水。
     
       再說,有時偶而埂上曬豬糞,我還會和大哥偷偷地給棗樹施上。等到被爸媽發現了,少不了又是一頓挨罵。就這樣沒過兩年,棗樹就長成了一人多高,樹干也長成鋤頭柄那么粗。我們高興極了,心里總盼望著它能早點結岀棗子來。
     
      一般地說,棗樹都在春分時節,綻放新芽。它那光禿禿的樹枝上,長出許多嫩嫩的小芽。幾天后,小芽就長成了一片片青綠色的小葉。橢圓形的小葉油光發亮的,陽光一照,瀅瀅閃爍,像是真的給棗樹綴上了許多綠色的寶石。當這些綠色的寶石,慢慢地變得更有質感時。緊接著就有那一串串,密密麻麻的金黃色的小花掛在了枝頭,散發著誘人的清香。
     
      蘇東坡有詩云:“簌簌衣巾落棗花”。棗花落下,那細小的花朵鋪滿一地。螞蟻和那些不知名號的小蟲,都在拼命似地在花朵間爬滾。好象那米黃色的花朵,就是它們的專屬絨毯;ㄩ_過后,枝間就會結岀串串的小棗。
     
       隨著時間的推移,棗子由綠變紅,好象是有許多靈巧的小手,一下子把它做成了千萬個燈籠,掛在了技頭。清風一吹,日光一曬,真所謂是“風搖羊角樹,日映雞心枝"。美輪美奐,美不勝收。不要說吃,光是看著這一個個紅綠相間的棗子,也就甜在了心靈的深處。
     
      秋風輕輕地吹,讀著時間,棗樹的葉子就從枝頭落向了樹根。落盡葉子的棗樹,只剩枝干了。然而脫了果實和葉子的枝干,似乎顯得更加舒暢。歲月將它的主干拉岀的那橫七豎八的皮傷,更加顯眼。頂尖的枝丫避雷針似地直刺發黑的天空,好象天空隨時都有可能被它刺破。
     
       月亮也拼了命似的,向西山滑落。只有那星星,還是那么本份地伴隨著天空,等待著明天的日出。
     
       兩天的時間就這樣很快地過去了,臨走時,母親在棗樹下,捎給我一小袋棗子。然后不無傷感地說:“明年再也吃不上這么香甜的棗子了”。
     
        是的,明年再也吃不上了。因為家里新辦了加工廠,有三相電線要經過這棵棗樹。因此,在前幾天,就把它所有的枝椏全部砍光。只留下這一條臉盆粗的主干,直接變成了一根純粹的電線桿。
     
        面對這樣的一根電線桿,我的情感再次岀現短暫的駐足。
     
       車子在老家的小河邊的公路上慢慢地行駛,小河靜靜地倚在村莊的懷里睡成了一個美人。
     
       東升的旭日掃過睡醒的村莊,抽扁了各種樹木的身影。坐在行駛車上,一邊吃著甜甜的棗子,一邊莫名的思緒,就又一次清凌凌地掛在了棗樹的枝頭。 
     
      美文精選網
      沈陽伸縮門融資租賃牌照轉讓
      被多个男人强奷到爽,性按摩一级A片免费播放,高H之交换系列第11部分阅读